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戳纱 >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清代首饰服装知见录

http://badquentin.com/cs/75.html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清代首饰服装知见录

时间:2019-08-15 05:5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所谓“知见录”,乃因笔者有幸受邀忝列《中国国度博物馆馆藏文物研究大系杂项卷》撰稿人,因无机会目验手抚相关器物,得以细审其详。清代首饰服装绝大大都为传世品,时代近,保留情况好,品类丰硕。而于首饰插戴与衣服穿戴描述备细者,多为这一时代的“俗文学”,小说戏剧之外,又有如俗曲时调、后辈书,还有以描绘风景为主的竹枝词。本文即以此为参考,兼及各地参观所见其他同类服饰之比力,略述心得,并为若干服饰从头定名。

  环节词: 点翠钿子;莺哥架;鱼鳞百褶裙;困秋帽;

  满族女子常日梳旗手,吉庆盛典著号衣,与号衣相配的首饰名钿子[1]。福格《听雨丛谈》卷六“钿子”条:“八旗妇人彩服,有钿子之制,制同凤冠,以铁丝或籐为骨,以皁纱或线冒之。前如凤冠,施七翟,周以珠旒,长及于眉。后如覆箕,上穹下广,垂及于肩,施五翟,各衔垂珠一排,每排三衡,每衡贯珠三串,杂以璜瑱之属,负垂于背,长尺有寸。摆布博鬓,间以珠翠花叶,周以穿珠缨络,自额尔后,迤逦联于后旒,补空处相度稀稠,以珠翠云朵杂花饰之,谓之凤钿。又有常服钿子,则珠翠满饰或半饰,不具珠旒,此与古妇人冠子之制类似也。”又崇彝《道咸以来朝野杂记》:“妇女著号衣袍褂等,头上所带者曰钿子。钿子分凤钿、满钿、半钿三种。其制以黑绒及缎条制成内胎,以银丝或铜丝支之外,缀点翠或穿珠之饰。凤钿之饰九块,满钿七块,半钿五块,皆用反面一块,钿尾一大块,此所同者。所分者,则反面之上,长圆饰或三或五或七也。凤钿除新妇宜用,其他皆用满钿,孀妇及年长妇人则用半钿。”钿子上面的粉饰名钿花,又称作面簪,由粉饰纹样主题分歧的若干块合为一组。所谓“钿尾一大块”,原是放在钿顶,钿子前高后低,戴上之后,钿顶即是斜向着后方。凤钿前面的一长条钿口每做成凤衔流苏,即所谓“珠旒”,又或曰“排子”,《清同治大婚仪式红档》卷四“嫁妆册”列有“赤金累丝凤钿全分”,注云“随凤衔五挂排子成分大挑中挑三挑各成对”[2],即此。所谓“钿子之制,制同凤冠”,乃其方法,即它的制造也同凤冠一般,是由金银点翠镶珠宝制成的一个个小件组合为饰。

  “不具珠旒”的钿子,则以钿花的制造彰显粹美。福格云“以铁丝或籐为骨”,崇彝云“以黑绒及缎条制成内胎”,清宫旧藏中均有其例[3](图一)。馆藏这一件是以籐为骨,前面四个镶珠宝点翠钿花,三朵团花上面各一只珠翠宝石攒就的蝙蝠,钿口宝花下垂一溜儿璎珞。钿尾一大块是六方花盆里怒放的海棠,花瓣或攒珠或穿碧玺,枝叶镀金点翠,下方是累丝嵌宝点翠的海水江崖(图二)。

  图一镶珠翠钿子,故宫博物院藏

  图二镶珠宝点翠钿子,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图三中国外销画1.钻珠2.点翠花

  穿珠点翠是清代金银首饰的主要特色之一,虽然“翠”字很早即用于描绘首饰之样态,如金翠、翠羽、翠爵、翠翘、翠钗等等,魏晋南北朝诗歌中已是翠色一片,然而此际之“翠”事实何物,似难以实物作为确证。宋元时代,结珠铺翠作为一项工艺,渐成日常话题。南宋日用小百科《碎金》的《艺业篇》中“工匠”条下列有“垒珠”“铺翠”。元代《新编事文类聚启劄青钱》卷九《艺术门》列有金银匠、珠翠匠,铺翠的制造者称“珠翠匠”,其手艺是结珠铺翠,也称作“装花”。不外直到清代,金银首饰的点翠才成为支流,结珠铺翠的首饰,今天所能见到的多是清代物。清代首饰有满汉之别,首饰的制造也是如斯,即首饰楼“分为旗妆、汉妆两行,各不易侵越”[4]。工艺则有实作、錾作、包金作、镀金作、拔丝作、珐琅作,又锤金作、点翠作。而非论满妆、汉妆,首饰穿珠点翠的普遍施用是配合的工艺特色。点翠又或称作铺翠,即把翠鸟的毛羽细细平铺,平均粘贴在金银器上,使之愈加金碧耀眼,工艺上要求平整服帖,不露底。“翠鸟体长仅16.5厘米,按照有翠羽部位,可分小毛(背毛,色泽最好,翠羽细软如一粒米,故叫软翠,因点翠时费工,一般都舍弃不消)、大条(同党上的飞羽毛,色彩好,有光泽)、线条(同党上的羽毛,色彩一般)、构堂(尾下复羽无光泽)、尾条(尾羽毛,除小毛外,色泽最好,但仅可采用八根)。一只翠鸟一般只能采用二十八根好翠羽(摆布同党各采用大条十根、尾条八根),制造时需精工巧作且费时多,故点翠头面价钱高贵。”[5]京城所用,多自广东运来[6]。在中国外销画中能够见到钻珠和铺翠的情景[7](图三),虽然是19世纪的广州,但这一类手工艺在百年甚至更长一点儿的时间段里,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

  以纹样中各个物事的谐音形成吉利之意,至明方始广为风行。但在金银首饰中,还没有成为支流。吉庆题材占得首席,完成于清。这是在明代根本上的发扬光大,而在这一期间达到极致。其实这也是洋溢于当日整个工艺美术范畴的风气,宫廷为皇帝、皇太后举办万寿庆典,原是主要的催生剂。宋元金银首饰中的诗情画意,至此几乎完全演变为“善颂善祷”,蝙蝠、蝴蝶,瓜瓞、葫芦,花篮、花瓶,原属田园小景、山家清供的各种物象俱以谐音组合为好心,满苑春色于是尽覆盖于福寿无疆的祝颂中。

  馆藏银镀金点翠嵌宝福寿绵绵簪(图四),长10.4厘米,拱桥式的边框仿若一架瓜棚,下边结着宝葫芦四,点翠珠宝葫芦二,天然是取了葫芦万代的意义;下方一只点翠珠宝蝙蝠,合了边框下端两边的珠桃、宝桃,于是成绩“福寿绵绵”之吉语。另一枝银镀金点翠鲤鱼跃龙门簪,算是表示体例比力直白的一例。水波和云朵勾出边框,跃向龙门的鲤鱼带起水花和莲叶,龙门上方一只仙鹤(图五:1)。巧得很,馆藏一件清代石青地彩绣鲤鱼跃龙门镜套也是同样的构图(图五:2)。

  牡丹花意味富贵,它也是宋元以来取用最多的粉饰纹样。馆藏一件点翠头饰,做成花开满枝、密叶回护花朵膨起的一株牡丹,麻花丝钩边,金珠点蕊,通体铺翠,下垂珠子璎珞。后背向下弯曲的一柄簪脚套接在构架上的一个小扁管里(图六:1)。《儿女豪杰传》第二十七回道十三妹出嫁时的光景,“当下张姑娘便遵着公婆的指示给他梳了个蟠龙宝髻,髻顶上带上朵云宝盖,髻尾后安上璎珞莲地”。这一件罩盖式的点翠头饰,便属于这罩在宝髻上的宝盖一类,所谓“宝髻”“宝盖”,都是美称。常熟女画家叶祖巽仕女屏之一,又晚清吴友如《海上百艳图》中的《媲美鹤林》一幅,都特意绘出以背影表态的一个佳丽,以此展露伊人罩于发髻、下垂璎珞的“宝盖”[8](图六:2、3)。

  保守的凤簪在清代仍然风行,不外式样、材质与工艺都与前朝大分歧,就后者而言,点翠与攒珠是此际特色,用作镶嵌的珠宝则有翡翠、珊瑚、碧玺、映红石、宝烧石、石榴石等。出自宫廷的制造,或有“正凤”“傍凤”之称[9],该当都是凤冠上面的饰件,而以此为式制为凤簪,也不妨零丁插戴,如故宫藏《胤禛行乐图像》中所绘(图七)。馆藏点翠凤簪一对,两只口衔间缀一尾玉鱼珠结的凤凰相向旋身,尾羽金珠点蕊的一朵牡丹花,分作五歧的羽尖上带着五个鲜桃(图八)。凤钗一对也是飞向桃苑仙境,凤凰展开双翅抱合成圆,头顶珍珠,同党下边珠串为托,铺展于前的宝花宝桃仿佛倚云含露,点点露水便结作坠脚。两件尺寸不异,均长16.4厘米(图九)。清张令仪《燕台竹枝词》:“新更梳裹颇相宜,纱罩笼头二寸奇。八宝金钿当面著,珠挑凤结两边垂。”[10]乾隆期间的杨柳青年画《麒麟送子》中正有如许一位时髦佳丽[11](图一〇)。

  图四银镀金点翠嵌宝福寿绵绵簪,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图五鱼跃龙门题材图案

  1.银镀金点翠鲤鱼跃龙门簪,中国国度博物馆藏2.石青地彩绣鱼跃翔鹤镜套,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流苏,即珠串间以宝石的坠子,可单,可双,能够成排悬挑;或衔在凤嘴、缀于钿口;又或挂在簪头、钗首,称流苏,称挑牌,称璎珞,又清高静亭《正音撮要》所谓“簪头繸”,都是此物。若依古称,即是步摇。馆藏一枝珊瑚珠翠流苏,簪首珊瑚梅枝的下边挂一个小小的珊瑚篮子,下垂翠磬,翠磬底端三挂宝石坠脚的璎珞(图逐个:1)。另一枝簪首是银镀金点翠的竹枝竹叶,低垂的三枚竹叶叶尖上别离挂着小连环,环下各缀竹叶梅花,是流苏中式样新颖的一种(图逐个:2)。

  图六宝盖头饰实物及画图

  1.点翠头饰(宝盖),中国国度博物馆藏2.常熟女画家叶祖巽仕女屏(局部),常熟博物馆藏3.吴友如《海上百艳图媲美鹤林》(局部)

  图七《胤禛行乐图》(局部),故宫博物院藏

  图八点翠凤簪,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图一〇杨柳青年画《麒麟送子》(局部),中国美术馆藏

  图九点翠嵌宝凤穿花钗一对, 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1.珊瑚珠翠流苏, 中国国度博物馆藏2.银镀金点翠竹叶流苏 (局部) , 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鸟架簪,清代称作“莺哥架”,也是簪钗中别饶奇致的式样。首都博物馆藏金累丝鸟架簪,簪首是一枝金累丝凤头挑竿,凤口衔环,环下缀一个鸟架,架顶上垂了几竿竹,上面覆着祥云,架上一对小小的鸟食罐,两头横杆上站一只鹦哥(图一二:1)。艾米尔塔什博物馆也藏有大致不异的一枝[12](图一二:2)。馆藏的这一件银镀金点翠鸟架簪长23.5厘米,造型与前举两例相类,分歧的是鸟架下方又缀了三挂金点翠的竹叶(图一三)。鸟架簪的设想构想或有来自绘画的开导,由于这是明代货郎图中常见的抽象,比力东京国立博物馆藏明佚名《货郎图》中的鹦哥架[13](图一四),即可会得此意。清《霓裳续谱》卷四录有[寄生草]《清晨早起打扮罢》一支,曲儿唱道:“清晨早起打扮罢,梳上了油头,罩上了冰纱。又听得卖花的人儿转过了妆楼下。他呼喊灯草花儿了,卖翠花儿了,一分一厘不让价。叫了声丫鬟你与我买花,我要买栀子茉莉,还代(带)着江西腊,还要买翠蓝蝴蝶,一嘟噜葡萄,笼儿鬓边斜带(戴)的鹦哥架。”[14]嘉庆道光年间华广生编小曲总集《白雪遗音》也收录曲词内容大致不异的一支,题作《清晨早起》,末端一句是“还有那枝擅(颤)轻轻的一枝莺哥架”[15]。所谓“鬓边斜戴”,所谓“颤轻轻的一枝”,两支曲子中的“鹦哥架”,必是这一类鸟架簪,它是清代颇为风行的式样。后辈书《调春戏姨》头回,道佳人的容貌是“双把儿头红绳儿扎紧盘如意,歪抿着偏顶络穗儿搭拉在鬓角。耳垂儿边赤金钳子悬珠坠,鬓角儿旁珠挂儿一枝挂莺哥”[16]。可知梳着两把头儿的满族女子,也以鬓边一枝挂莺哥妆扮得美丽。

  图一二鸟架簪

  1.金累丝鸟笼簪, 首都博物馆藏2.金累丝镶宝莺哥架, 艾米尔塔什博物馆藏

  图一三银镀金点翠鹦哥架 (局部) , 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图一四明佚名《货郎图》 (局部) ,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图一五银镀金龙首耳挖簪, 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除了旗手用扁方,挽髻用扁簪这两个大的区别之外,满妆与汉妆所用首饰良多是不异的。保守的耳挖簪,此际成为金银簪钗中的一大类,宫廷、民间,满妆、汉妆,北方、南方都遍及利用,或金或玉,或简素或繁丽,耳挖簪的纹样能够在百花圃中信手摘取,长长短短,大大小小,式样与气概丰硕空前。

  与前朝比拟,清代耳挖簪尺寸偏长,因又俗名一丈青。函璞集英书屋《邗江竹枝词》“耳挖名为一丈青”[17],清高静亭《正音撮要》卷三列在首饰类中的“一丈青”,《红楼梦》第五十二回晴雯“向枕边取了一丈青”如此,都是此物。陈森《品花宝鉴》第四十九回曰三姐“走到帘子边,那枝银挖耳插得本长,抓著帘子,落下地来”,也是一幅特写。馆藏银镀金龙戏珠耳挖簪通长19.7厘米,簪首龙身蟠卷奋鬣呲齿作抢珠之势,只是龙首前边当日嵌的一颗珠子已零落(图一五)。尺寸长,天然扩展了粉饰的空间,耳挖簪之端的耳挖勺既已不具适用功能,便又能够借了它的造型翻出新样。杨柳青年画里绘出的佳丽,鬓边一枝耳挖簪,长挺上栖着蝴蝶,近端处挂着一串莲花璎珞(图一六:1)。长耳挖上不妨再穿鲜花,后辈书《鸳鸯扣》道相亲者眼中的佳人是“探春花儿朵长耳挖上穿定”,杨柳青年画里也正有如斯这般的佳丽图[18](图一六:2)。当然也能够是绢花、宝花或是珠宝制造的盆花、瓶花,如故宫藏一枝珠翠瓶花蝴蝶耳挖簪[19](图一七)。馆藏银镀金折枝花与盆花耳挖簪钗三枝虽然没有点翠嵌宝,但依凭锤錾之工,却也花袅袅、叶盈盈。银镀金盆菊耳挖钗一枝最是气格秀气,更罕见把一个长方框里的适形图案以简笔白描法做得回舞流风(图一八:1-3)。

  图一六杨柳青年画

  图一七珠翠瓶花蝴蝶耳挖簪, 故宫博物馆藏

  图一八银镀金耳挖簪钗

  1.银镀金折枝菊花耳挖簪, 中国国度博物馆藏2.银镀金盆花耳挖钗, 中国国度博物馆藏3.银镀金盆菊耳挖簪钗, 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非论两把头仍是盘龙髻,耳挖簪凡是是斜斜高翘在一侧,后辈书《虎帐报喜》“琵琶式鬓边斜带金挖耳”便是也,清代绘画中也每有如斯插戴耳挖簪的抽象,如前举中国美术馆藏雍正和乾隆年间的两幅杨柳青年画。

  十八子,又叫作手串、念珠,而念珠原是本名。它和朝珠都是清代服饰中的佩件,不外朝珠原是纳入礼法的,自有品级分明的各类划定,等闲越不得老实。十八子则否则,虽然从来历上说,二者本是同出一源;从式样上说,它是朝珠的俭省和缩略,一般也有佛头、佛头塔,背云、坠角,但它的佩带却能够不受束缚,很是随便。

  既名手串,天然是作腕饰,《红楼梦》第二十八回说宫里贵妃赏下端午节礼,宝玉的一份有红麝香珠二串,宝钗和他不异,宝玉因问道:“宝姐姐,我瞧瞧你的红麝串子。”“碰巧宝钗左腕上笼着一串,见宝玉问他,少不得褪了下来。”但手串却也能够在上端作出一个提系挂在胸前为佩件。张子秋《续都门竹枝词》“沉香手串当胸挂,翡翠珊瑚作佛头”[20],所云即此。张子秋是姑苏人,竹枝词作于嘉庆年间。晚清松友梅著时事小说《小额》写仆人公的穿戴是“汤绸大衫儿,夹纱坎肩儿,二钮儿上挂着伽蓝香的十八子儿”。大襟的二纽上挂手串,在晚清图像上有不少例子,如清宫后妃的多幅写真。

  馆藏沉香木镶金珠福寿字十八子一串,重54克,十八个沉香珠以及佛头都是嵌着金珠福字二,缉米珠寿字二,沉香木的背云是金丝、金珠、缉米珠嵌出的蝙蝠捧寿,燕尾须上一对蝙蝠如意云坠脚,也是用沉香木嵌着金丝与金珠(图一九)。系上海市文物办理委员会拨交。

  当然最遍及的腕饰仍是手镯,包镶则是清代手镯的一种风行做法,如金镶伽南、金镶玳瑁、金镶藤等等。馆藏金镶伽南香木手镯一对,金里一周錾刻梅花朵朵,包镶其表的一周伽南香木以珠蕊金瓣梅花呼应在外。手镯直径7.5厘米,一对共重45.3克(图二〇)。原为清宫旧藏。

  图一九沉香木镶金珠福寿字十八子, 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图二〇镶金嵌珠伽楠手镯, 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图二一杨柳青年画《弹琵琶仕女》局部, 中国美术馆藏

  图二二清金累丝嵌珠宝指甲套, 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金银手饰中,最具清代特色的是指套,清高静亭《正音撮要》“首饰”一项所列“指甲筒”即此。徐珂《清稗类钞服饰类》“金指甲”条:“金指甲,妇女施之于指认为饰,欲其指之纤如春葱也。自卑指外皆有之。有用银者,古时弹筝所用之银甲也。”此所谓“古时”,当指南北朝期间。《梁书》卷三十九《羊侃传》曰侃性豪侈,善乐律,姬妾侍列,中有“弹筝人陆太喜,著鹿角爪长七寸”;又陈后主《听筝诗》句云“调弦系爪雁相连”。馆藏有西安西郊隋李静训墓出土银指甲套。不外金银指套作为手饰而构成风气是在清代,短者五六厘米,长者十三四厘米,以镂空纹饰为常见,万字、福寿、盘长、古禄钱、巧连环、梅、兰、竹、菊,花腔繁多,制造工巧。按照《红楼梦》改编的后辈书《一入荣国府》中的凤姐儿,即是戴了“赤金洋錾指甲套”[21]。陈森《品花宝鉴》第四十九回道赶车的周小三,其三姐“皮娇肉嫩,套了银甲”。杨柳青年画《弹琵琶仕女》中的佳丽则是十指都戴着金甲[22](图二一)。馆藏指甲套一对,各长10厘米,金累丝的连钱纹上嵌兰花,缉米珠为花瓣,各色宝石点蕊,兰叶点翠,是很典型的清代式样(图二二)。

  清代服装绝大大都为传世品,时代近,保留情况好,品类丰硕。品级最高的帝妃之服多为清宫旧物,今大半珍藏于故宫博物院。各地博物馆的藏品,则以民间服饰为主。无论满妆汉妆,刺绣精工是清代服饰的特色。缂丝、妆花,不是寻常可得,刺绣作为女子之必修,需足够的时间和精神。衣之层层镶滚,裙之凤尾雕栏,无一不以刺绣见功夫。

  领、袖、衣缘加镶边饰,一面为着衣服的耐久,一面为了美妙,这是自上古以来不断延续的保守做法,而在清代,出格是中叶当前至晚清,更把不露本色的“领边秀”成长到极致,即所谓“十八镶”。《清稗类钞服饰类》:“咸、同间,京师妇女衣服之滚条道数甚多,号曰十八镶。”镶边之物,时称“雕栏衣边”,绦边为齿状者,或曰之“狗牙绦”。清李光庭《乡言解颐》卷三“衣工”条曰:“自男作衣工,俗只谓之成衣,而踵事增华,日甚一日。七十年前,吾乡有吕五福者,于瓜葛中为晚辈,人颇诚笃,工亦坚致,当时只裙袖偶用镶边,且裁剪之余敷衍了事”;“今京师之衣工,一衣自三镶以致五镶,其工费数倍于本身,即幼孩之衣亦然,则真作孽矣”。下因诵人一绝云:“授衣时节又寒号,修理搜索布缕条。瓮底尚余半升米,且赊三尺狗牙绦。”此书前面有作者道光二十九年自序,上推七十年,则乾隆四十四年。《红楼梦》第四十九回道湘云大褂子里头“穿戴一件半新的靠色三镶魁首秋香色盘金五色绣龙窄褃小袖掩衿银鼠短袄”,已教人感觉短袄样式很有点考验言语功夫,及至道光期间邗上蒙人《风月梦》,女子衣装的描述更是大费周章,繁琐得一口吻说不下来。好比该书第五回,道月香到了本人屋里,“换了一件蛋青八宝花式洋绉圆领外托肩周身元缎金夹绣五彩《红楼梦》人物山川花边挂黄绿藕色旗带三镶三牙镀金桂子扣新大褂,加了一件佛青镜面大洋羽毛面圆领外托肩周身白缎金夹绣三蓝松鼠偷葡萄花边切剜四合如意头排金银旗带三镶三牙银红板绫里镀金桂子扣夹马褂”。绕口令一般的言语,多一半是说着或手绣或机织、或宽或窄的各类边饰,不外,这却是并无夸张的写实之笔,且多有实物可证[23](图二三)。

  图二三《红楼梦》人物衣边(摹绘)

  图二四清代织绣衣边

  1.清蜀绣鸟兔蜂蝶花草蓝缎袖边,四川大学博物馆藏2.清代织绣衣边,广州美术馆藏

  图二五清蛋青纱多重镶滚女衫,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图二六西湖景

  1.杨柳青年画《西湖十景图平湖秋月》,日本町田国际版画美术馆藏2.《北京民间风尚百图看西湖景》

  好像宋代的领抹,清代“雕栏衣边”在铺号里也有专项运营。齐如山《北京三百六十行》卷二《工艺手下纺织服装类》“绦子作”一则说道:“绦子亦名雕栏,为妇女镶沿衣服所用,畴前亦系一大行,虽然由广东、四川等省来的良多,而北京制造的也不少,不外川广来的较好就是了。四川来者曰川绦,广东来者曰广绦,招牌则书川广雕栏。”后辈书《逛护国寺》“寸宽的雕栏我要用十数多板”,更说得亲热。可与此相对看的有别离藏于四川大学博物馆和广州美术馆的清代织绣衣边[24](图二四:1、2)。馆藏这一件多重镶滚的女衫,通长93厘米。衣料是万字不到头与盘长组合成的福寿绵绵暗花蛋青纱,牙边三滚,绣边三道,又是两道黑缎掐的雕栏,正可见得七镶八滚的粉饰结果。这时候的领边绣把领缘的精美变成一层层纹样分歧的花边相间成章而推向全身(图二五),恰是“绸缎绫罗肆意穿,雕栏镶滚又花边。共说都雅年年换,祇计时新不计钱”[25],甚至“寻常一领细衫子,只见花边不见绸”[26]。

  纳纱是清代十分风行的一项刺绣工艺,即在素纱罗地上,用彩线按织斑纹格挑线穿花,绣成满地的块面斑纹,露地的称纳纱,不露地的称纳锦。它的益处是健壮靠得住,不挑线,浮线不长,不起毛,且斑纹具有织锦的结果。纳纱和纳锦又统称戳纱,清中期当前特别风靡。清得硕亭《草珠一串》“时髦”类中的一首便专是咏它:“打子平金与绣花,而今一概不须夸。试看几多陋屋女,费尽功夫是戳纱。”[27]

  山川风光和人物故事,是纳纱取用最多的绣样,又或者一衣之中二者兼有。山川风光大约与“西湖十景”的风行不无关系。杨守知《西湖竹枝》:“珠翠丛中逞别才,时新衣服合身裁。谁知百裥罗裙上,也画西湖十景来。”[28]乾隆期间的杨柳青年画有绘制工细的《西湖十景图》[29](图二六:1)。到了晚清,西湖景差不多成为山川风光的代名词。《北京民间风尚百图看西湖景》:“其中国看西湖景之图也。全国之景无胜于西湖,所已(以)取此为名。”(图二六:2)

  图二七纳纱绣女衫

  1.玉色纳纱绣花边女衫,中国国度博物馆藏2.蓝色纳纱绣风光人物女衫,中国国度博物馆藏3.蓝色纳纱绣风光人物女衫局部

  图二八酱色漳绒花草夹马褂,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馆藏玉色纳纱绣镶边女衫,衣料是拐子纹勾出持续方胜的暗花玉色纱,领圈纳纱绣的四合如意云头以水绿和莲青两根绦子滚边,里边的勾云是黑缎黄绦掐牙,如意云里彩绣风光人物,此即小说中说到的“軃肩贴背镶大如意头儿”(《儿女豪杰传》第三十八回)。衣襟和两个如意云头的开气儿也是如斯做法。衫长92厘米(图二七:1)。蓝色纳纱绣风光人物女衫与此式样不异,如意云和衣边绣样是花木、云石、仙鹤与梅花鹿。衣身彩绣佳丽行乐,而构图恰似册本插图的月光版,“月光”内双双对对的佳丽庭园里作画,赏花,观鱼,垂钓,乘槎舟,放风筝,焚香操琴。“月光”外,点缀丛丛簇簇的“西湖景”。衫长85厘米(图二七:2)。函璞集英书屋《邗江竹枝词》“女袖现在作月宫,时新苏倩喜相逢”,此所谓“月宫”,当指圆光。下云“三牙金缐疋双滚,叮咛裁缝细细缝”[30],恰是清代遍及施用的方式。

  马褂是罩在长袍或长衫上面的短款外罩,男女皆然。所谓“长袍马褂”,恰是清代服饰的一个明显特色。清尹湛纳希《泣红亭》第十一回,道迎面来人“头戴绡呢大檐新式春帽,身穿青贡绸棉袍,上套灰天鹅绒马褂,脚登白粉厚底半高靿夹靴,胯上佩钱袋,满身是最时行的服装”。清小和山樵《红楼复梦》第五十九回,曰“茗烟昂首见是金凤,穿戴月色绸羔儿皮袄,外罩着青绸面儿灰鼠马褂,有一尺二三寸的大袖口,下系着青绸棉裙”。两个例子都是小说家笔下的时世妆。馆藏酱色漳绒花草夹马褂长82厘米,领、袖、衣缘是持续如意头的宽边,衣身满布或作折枝或作团花的梅兰竹菊,还有团花式仙鹤与蝴蝶(图二八)。至于马褂的式样,却是有一首《竹枝词》说它正着清张子秋《都门竹枝词》:“马褂边镶如意头,对襟更欲效时流。估衣铺心里计心情巧,旧面翻新利倍收。”[31]

  坎肩,又称背心。《红楼梦》第四十六回,道鸳鸯“穿戴半新的藕合色的绫袄,青缎掐牙背心,下面是水绿裙子”,虽不外家常妆束,而一件青缎掐牙背心,倒是既显身材,又和谐色彩,看去自是清雅和柔。尹湛纳希《泣红亭》第十八回,道“金夫人的丫头三妥一看,五福预备的是红贡绸碎花夹袄,上罩绿缎绣花坎肩,红绿相配,出格显眼标致。想起本人穿的莲花紫薇缎苹果绿长袍,虽说是簇新的,但上边没有罩的坎肩。猛地想起福寿姑娘有一件古绣大红绡呢短坎肩”,“如果把它借过来穿上几天,本人的绿旗袍可就显眼标致了”,这里则是出格要借助坎肩的提亮色彩的功能。坎肩有长款、短款,大襟、对襟、琵琶襟等各类式样[32](图二九)。馆藏一件纳纱绣大襟夹坎肩长71厘米,桃红的素纱地上镶滚翠绿和浅紫的绣边,宝蓝缎掐牙,前后纳绣舜耕历山、董永葬父、郭巨埋儿、孟宗哭竹、王祥卧冰、王襃闻雷泣墓等二十四孝故事,每个故事都有艳丽的背景,间隔处彩绣山川花木亭阁(图三〇)。

  图二九爱竹斋加官进禄年画,天津博物馆藏

  图三〇桃红纳纱绣二十四孝故事夹坎肩,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以缎和绒互为花地的提花丝织物,称漳缎,以此形成的织物有两种形式,一为绒花缎地,即漳缎;一为绒地缎花,即是漳绒。有单色即纹地同色与双色即纹地二色之分,也有加金的做法,如馆藏一件绿加金漳绒团凤麒麟裙。漳缎虽称“漳之物产”,不外这品种型的织物明代南京已有出产,清代更以南京、姑苏、杭州为次要产地。这一件秋香色漳绒团鹤夹坎肩属于单色亦即地纹同色,缠枝花卉加如意云头的大宽边,四合如意云地子上起团鹤,长75厘米(图三一:1)。

  宝蓝漳缎团花夹坎肩长57.5厘米。四周大宽边,制为前后两片,反面两肩下方横一排七个钮扣,衣襟下方两侧各三,合为钮扣十三。素缎地上起绒花,即是蝙蝠、石榴、佛手即多福、多子、多寿的三多团花(图三一:2)。这是“巴图鲁坎肩”的式样,俗称一字襟马甲或十三太保。巴图鲁为满语懦夫之意,最后是朝廷要员之服,因又称军机坎,后则行于一般官员,而略有号衣的性质。《清稗类钞服饰类》“巴图鲁坎肩”一则曰:“京师流行巴图鲁坎肩儿,各部司员见堂官往往服之,上加缨帽,南方呼为一字襟马甲。例须用皮者,衬于袍套之中,觉暖,即自探手,解上排钮扣,而令仆代解两旁钮扣,曳之而出,藉免改换之劳。后且单夹棉纱一律风行矣。”则它最后是穿在里面,热的时候能够用解钮的体例分两片掣出,而省却穿脱外套的麻烦。后辈书《武乡试》说那招考者“穿一件大蓝箭袖缺衿线绉,套一领月白夹衬遮体天青,倭缎镶沿巴图鲁坎,小泥帽凤尾龙头紫绛缨”[33],是时人眼中的威武妆束。所云“缺衿”,即“袍之右襟欠缺,以便于骑马者也”(《清稗类钞服饰类》)。

  图三一漳缎衣物

  1.秋香色漳绒团鹤夹坎肩,中国国度博物馆藏2.宝蓝漳缎团花夹坎肩,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裙拖六幅湘江水”,是清人说裙最喜好援用的一句唐诗,句出李群玉《同郑相并歌姬小饮因以赠》,原是为着强调裙子的宽幅多褶乃“古已有之”。清代女裙之“时样”,称“月华”、称“凤尾”、称“鱼鳞”,而无一不是宽幅多褶,因也不妨统称“百褶裙”。叶梦珠《阅世编》卷八“内装”一节说裙曰:“裳服,俗谓之裙。旧制色亦纷歧,或用淡色,或用素白,或用刺绣,织以羊皮金,缉于下缝,总与衣衫相等而止。崇祯初,公用素白,即绣亦祇下边一二寸,至于体惟六幅,其来已久。古时所谓裙拖六幅湘江水是也。明末始用八幅,腰间细褶数十,步履如水纹,不无美秀,而下边用大红一缐,上或绣画二三寸,数年以来,始用淡色画裙。有十幅者,腰间每褶各用一色,色皆浓艳,前后正幅,轻描细绘,风动色如月华,飘飏绚烂,因认为名。”李渔《闲情偶寄》卷三《声容部》“衣衫”一节说裙曰:“裙制之精粗,惟视褶纹之多寡。褶多则行走自若,无缠身碍足之患,褶少则往来狭隘,有拘挛枷锁之形;褶多则湘纹易动,无风亦似飘飖,褶少则胶柱难移,有态亦同木强。故衣服之料,他或可省,裙幅必不成省。古云裙拖八幅湘江水,幅既有八,则褶纹之不少可知。予谓八幅之裙,宜于家常;人前美妙,尚须十幅。盖裙幅之增,所费无几,况增其幅必减其丝。惟细縠轻绡能够八幅十幅,厚重则为滞物,与幅减而褶少者同矣。”“近日吴门所尚百裥裙,可谓尽美。”“吴门新式,又有所谓月华裙者,一裥之中,五色俱备,犹皎月之现光华也。”二人糊口的时代约略相当,都属于清代前期,而月华裙的形制所说相异,即一说“每褶各用一色”,一说“一裥之中,五色俱备”。或可认为,月华裙乃类别之称,此一类中容有多式,而又统归于百褶裙[34]。道光期间的方浚颐《春明杂忆》:“月华裙子样新翻,缟素娟娟掩绣痕。金粉六朝无此艳,棋盘街侧桂林轩。”[35]可见百余年的光阴里,月华裙仍然风行,倒是式样不竭翻新。总之是质地轻薄,色彩浓艳,裙褶精密,绣工精妙,然而刺绣之美又非一目了然,它偏要借着裙褶之精密,而随步履时隐时现。因而非论“每褶各用一色”,或“一裥之中,五色俱备”,城市有“色如月华,飘飏绚烂”的结果。《聊斋》第十二卷《寄生》一则云寄生初见五可,惊为“仙人不啻”,然而丽人之描述,却只要一句“着松花色细褶绣裙,双钩微露”。

  宽幅多褶不自清代始,清代的特色在于绣工。当然绣裙也不自清代始,明宋懋澄《阊门竹枝词》:“连红裙子百花新,密纴蚕丝刺鸟身。解带登床银烛短,渐渐折叠避流尘。”自注:“裙叠花鸟山川是吴中保重。”[36]绣工精细的明代裙子,也颇有实物可见。不外还要说,是到了清代方以绣工之繁丽富艳把宽幅多褶的女裙成长到极致。

  所谓“洋绉”,乃俗称,实非外来,而是国产,即一种轻薄细软轻轻起皱的平纹春绸。《红楼梦》第三回道黛玉初进荣府,见到“服装与众姑娘分歧”的王熙凤,“身上穿戴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何良玉《诸物源流册绸类》说“洋绉紬”曰“文深,花儿亮厚,成分好”,便是此物[37]。至于鱼鳞,倒是用了在每条细褶上纵向间隔钉针的方式,使裙身随举步而约略撑开,于是波光明灭,鱼鳞微现。馆藏洋绉彩绣百褶裙,裙料是柳黄瓜瓞绵绵暗花洋绉,裙门和裙背镶滚绦边,下方彩绣折枝桃花中的“喜相逢”,“百褶”上彩绣花蝶。说它“一裥之中,五色俱备”,也是不错的,却又是百褶细叠掩绣痕。通长99厘米(图三二:1)。十锦洋绉彩绣百褶裙则是以分歧色彩的洋绉拼斗成裙,裙门和宽宽的裙拖是各色缎地上的彩绣及盘金、盘银绣:凤穿花、舞蝶与折枝、蝙蝠与仙桃、金银交织的江牙海水。通长81厘米(图三二:1)。

  鱼鳞百褶之上更添凤尾,便成鱼鳞百褶凤尾裙。清李斗《扬州画舫录》卷九《小秦淮录》说翠花街肆市,言及凤尾裙,道是“裙式以缎裁剪作条,每条绣花两畔,镶以金线,碎逗成裙,谓之凤尾。近则以整缎折以细,谓之百折,其二十四折者为玉裙,恒服也”。扬州如斯,姑苏亦然,顾瑶光《虎邱竹枝词》“微有风情小女郎,云鬟丹颊好苏妆。风吹凤尾裙初乱,一路花香不是香”[38],可见风气。

  馆藏实地纱彩绣鱼鳞百褶凤尾裙,通长104.5厘米。裙料是樱桃红暗花百蝙实地纱,布裙腰,裙门裙背心里下方拉锁绣百花卉虫,外缘层层镶滚宽宽窄窄的各样雕栏绦边,最宽的一重是玉色缎地上彩绣园林花鸟:湖石曲栏,松树仙鹤,灵芝鹭鸶,兰花舞蝶,桃枝翠鸟,裙门两侧各垂“凤尾”九条,各个以数重绦子滚边,内绣灵芝蝙蝠(图三三)。成心思的是,绣边不知何以留下未完成绣活儿的一株松树树干,墨笔画稿不免教人想到清代番禺闺秀张秀端《金缕曲自题绣谱》中句,“近时花腔精非常。细筹议、孰宜缟素,孰宜红紫。百四十篇篇参差,火伴借来描刺”[39]。展露才思的绣窗针线,恰是女儿糊口中的诗意。

  图三二洋绉彩绣百褶裙

  1.黄洋绉彩绣鱼鳞百褶裙,中国国度博物馆藏2.黄洋绉彩绣鱼鳞百褶裙之“鱼鳞”(侧视)3.十锦洋绉彩绣鱼鳞百褶裙,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图三三清实地纱彩绣鱼鳞百褶凤尾裙,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1.实物2.裙上的铅笔画稿3.绣品与画稿对比

  图三四清十锦缎地彩绣鱼鳞百褶凤尾裙,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1.实物2.裙之雕绣如意头

  图三五清洋绉彩绣鱼鳞百褶凤尾裙,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图三六《北京风尚图谱服饰第四礼冠便帽》局部

  图三七困秋帽,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图三八清代年画《唱电影图》局部,首都博物馆藏

  十锦缎地彩绣鱼鳞百褶凤尾裙,倒是“凤尾”数条色彩分歧,陪衬“凤尾”的“百褶”也是以色彩花腔各分歧的缎绣“碎逗”而成。镶滚绦边的裙门和裙背,都是缎地上彩绣花鸟。一个娇黄缎地,湖石上一只开屏的孔雀,下端是灵芝旁边的仙鹤,牡丹、桃花伸枝展蕊在一边,兰花、翠竹、葡萄、鹦鹉、蜜蜂、蝴蝶蜂拥在上方。一个是素白缎地,荷塘里面双鸳鸯,水边松下牡丹花旁一对孔雀,流云下方对飞着仙鹤。裙门和裙背下角别离雕绣一对如意头,雕绣,也称镂空绣、挖补绣。裙通长102.5厘米(图三四)。

  清洋绉彩绣鱼鳞百褶凤尾裙通长102厘米。裙门裙背镶滚带如意云头的宽边雕栏,心里所剩空间既小,遂以盘金绣的曲水使之仍然夺目。各个水湾彩绣亭树花卉,水流合抱处成一个八合如意的画框,曲栏之畔袅袅婷婷一个看花佳丽。清丁柔克《柳狐》卷三“妇女发式服式”一节说到,“今则窄边花边皆不可,惟镶宽边,至宽有三寸馀者,谓之苏滚,富贵家妇女皆好之。宽边之中又加以遍地云头”[40],此裙是也(图三五)。

  钿子是满族女子的首服之一,此外又有困秋帽,崇彝《道咸以来朝野杂记》:“冠则带困秋帽,与南冠相仿,但无顶,无缨,皆以组绣为饰,后缀绣花长飘带二条,此冬季所用者。”青木正儿编《北京风尚图谱服饰第四礼冠便帽》中绘有“旂帽坤球”,便是此物(图三六)。因是冬季所用,故多以毛皮翻折为帽檐。所谓“无顶”,是顶为组绣。馆藏藏獭为卷檐的困秋帽口径17厘米,高13.7厘米,帽顶彩绣八枝蝴蝶捧出的四枝粉白牡丹,顶心一个红线结。后垂的两根飘带上端并拢从帽檐预留的小孔穿进来,用一个小钩挂在线环里,底端别离结流苏,算上流苏总长94厘米,红飘带上彩绣两相对称的花枝蝴蝶(图三七)。首都博物馆藏清代年画《唱电影图》中,足登花盆底鞋的满族女子戴着的恰是如斯式样的一顶[41](图三八)。

  图三九花盆底绣鞋,中国国度博物馆藏

  1.桃枝蜂蝶绣样2.如意方胜绣样3.杂花卉虫绣样

  满族女子不缠足,所穿绣鞋底以木制,高底者高至二三寸至四五寸,或称“马蹄”,或称“花盆”。徐珂《清稗类钞服饰类》曰:“八旗妇女皆天足,鞋之底以木为之。其法于木底之中部(即足之重心处)凿其两头,为马蹄形,故呼曰马蹄底。底之高者达二寸,通俗均寸馀。其式亦纷歧,而著地之处则皆如马蹄也。底至坚,往往鞋已敝而底犹可再用。向以京师所制之形式为最佳,著此者以新妇及年少妇女为多。”“童贞至十三四岁始用高底。”夏仁虎《旧京琐记》说“旗下妇装”,曰“履底高至四五寸,上宽而下圆,俗谓之花盆底”。木底的制造大约很要些功夫,北京因有控制此门手艺的“旗鞋底匠”,齐如山《北京三百六十行》曰:“畴前旗门之木底品种良多,最大之底有见方六七寸者,其做法亦非泛泛木工所能,所以这也是一大行。”同书举出的还有“锁云行”,是鞋尖的云头之边需要用丝线连锁坚牢方得耐久,因而也特成一行。当然鞋帮的绣工更不成少。芝兰仆人《都门新竹枝词》:“脾气恬静更温存,脂粉新施为站门。也是洋镶针线巧,木头厚底号花盆。”关于“洋镶”,作者在另一首里有说,即是“鞋帮巧作号洋镶”[42]。虽然,鞋帮常常为衣裳所掩,如后辈书《查关》所云“宫样花鞋三寸底,鞋帮儿看不线]。馆藏花盆底绣鞋三双,式样不异,鞋帮绣样分歧。两双鞋上锁云头,一绣桃枝蜂蝶(图三九:1),一绣如意方胜(图三九:2),还有蛋青地的一双,长23厘米,高14厘米,合四寸多高,回纹宽边,彩绣杂花卉虫(图三九:3)。

  1夏仁虎:《旧京琐记》卷五:“旗下妇装,梳发为平髻,曰一字头,又曰两把头。大装则戴珠翠为饰,名曰钿子。”

  2转引自毛立平《清代嫁奁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书社,2007年,第102页。

  3故宫博物院藏,本文照片为参观所摄。

  4齐如山:《北京三百六十行》,中国戏剧出书社,1991年,第63页。

  5刘月美:《中国京剧衣箱》,上海词典出书社,2002年,第5页。

  7黄时鉴等:《十九世纪中国贩子风情--三百六十行》,上海古籍出书社,1999年,第34、157页。

  8前例为参观所见并摄影;后例见《吴友如画宝》上册,上海书店,1983年。

  9正凤、傍凤之称,见朱家溍《养心殿造办处史料辑览》第一辑,紫禁城出书社,2003年,第170页。

  10张令仪,字柔嘉,安徽桐城人,张英之女。王利器等《历代竹枝词》(乙编顺治康熙雍正朝),陕西人民出书社,2003年,第545页。

  11中国美术馆藏,此为观展所见并摄影。

  12两例均为观展所见并摄影。

  13此为参观所见并摄影。

  14《明清民歌时集结》下册,上海古籍出书社,1987年,第194页。

  15全曲作:“清晨早起打扮罢,梳罢油头,罩上了乌纱。猛听的卖花人儿来妆楼下。他喊道灯草花儿翡翠花儿,一分一枝不让价。叫了声丫鬟,你与我买花。我要那栀子茉莉江西腊,俺还要顶风倒儿、催风篮儿,贴金乖乖,鹅翎蜻蜓翡翠蝴蝶,还有那枝擅轻轻的一枝莺哥架。”《白雪遗音》卷二,《明清民歌时集结》,下册,第661页。

  16北京市民族古籍拾掇出书规划小组《清蒙古车王府藏后辈书》,国际文化出书公司,1994年,第349页。

  17[30]王利器等《历代竹枝词》第二册,陕西人民出书社,2003年,第1708页。

  18两例今藏中国美术馆,此为观展所见并摄影。

  19此为观展所见并摄影。

  20王利器等《历代竹枝词》第三册,陕西人民出书社,2003年,第2017页。

  21韩小窗:《一入荣国府》第二回,关德栋等《后辈书丛钞》,上海古籍出书社,1984年,第81-82页。

  22中国美术馆藏,此为观展所见并摄影。

  23上海市戏曲学校中国服装史研究组《中国历代服饰》,学林出书社,1984年,第297页。

  24此均为参观所见并摄影。

  25筱廷:《成都年景竹枝词》,王利器等《历代竹枝词》第五册,陕西人民出书社,2003年,第3915页。

  26道光期间叶调元的《汉口竹枝词》卷四“闺阁”:“蜀锦吴绫买上头,阔花边样爱姑苏。寻常一领细衫子,只见花边不见绸。”其下注云:“花边阔三四寸者,盘金刺绣,璀璨精明。再加片金、金钱、阑干、辫子,相间成章,一衣之费,指大如臂。”王利器等《历代竹枝词》第二册,陕西人民出书社,2003年,第1708页;《历代竹枝词》第三册,第2361页。

  27此又作《京都竹枝词百有八首》,发行于嘉庆二十二年(1817年)。雷梦水等《中华竹枝词》第一册,北京古籍出书社,1997年,第146页。

  28作者为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进士。王利器等《历代竹枝词》第一册,陕西人民出书社,2003年,第728页。

  29日本町田国际版画美术馆藏,此为观展所见并摄影。

  30作于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雷梦水等《中华竹枝词》第一册,北京古籍出书社,1997年,第164页。

  31图例为博物馆参观所见并摄影。

  33蒋仁锡《燕京上元竹枝词十二首》之七句有“抬起月华裙百摺”,句下自注:“月华裙用五色缯制成,其摺多至百馀,别名百褶裙,京师时髦也。”蒋仁锡,康熙四十八年进士。王利器等《历代竹枝词》第一册,陕西人民出书社,2003年,第776页。

  34作者安徽定远人,道光进士。雷梦水等《中华竹枝词》第一册,北京古籍出书社,1997年,第192页。

  35作者系万历四十年(1612年)举人。雷梦水等《中华竹枝词》第二册,北京古籍出书社,1997年,第1170页。

  36这是一本贸易手册,光绪十八年印行。

  37王利器等《历代竹枝词》第一册,陕西人民出书社,2003年,第913页。

  38引自严程《刺绣里的诗意》,《文报告请示》2017年3月7日。

  39此书编订于光绪十一年(1885年)前后。《柳狐》(宋生平等拾掇),中华书局,2002年,第156页。

  40此为观展所见并摄影。

  41雷梦水等《中华竹枝词》第一册,北京古籍出书社,1997年,第354、355页。

  42《查关》,据梆子腔《宿关》改编,演汉元帝太子刘唐建独行北漠遇番女故事。此所云“宫样花鞋”,即是他眼中的番女抽象。

  上一篇:“草原丝绸之路”上蒙前人与突厥人首饰研究——以“戒指”和“耳饰”为例

  下一篇:古滇国首饰艺术的设想学阐发

  那瓦霍文化对当今首饰的影响

  “一带一路”视阈下中西方首饰文化的

  从《说文》髟部字探究上古头发礼俗

  环佩叮当 流光飘动——清代宫廷后妃

  广西瑶族手工身手在现代首饰设想中的

  汉字与古代女性发饰文化

  保守绢花工艺在现代首饰设想中的传承

  “草原丝绸之路”上蒙前人与突厥人首

  敦煌石窟中的女供养人首饰——发簪

  基于保守文化元素的现代服装首饰设想

  中国国度博物馆藏清代首饰服装知见录

  台湾鲁凯头饰之文化意涵与生态聪慧探

  试论蒙古族保守妇女头饰之符号意味

  古滇国首饰艺术的设想学阐发

  藏族保守首饰艺术设想的影响要素及启

  族根网通过研究历朝历代服饰和世界各民族服饰,为回复汉服,为中华民族文化回复贡献一份力量。